2012年12月16日星期日

蒙古女郎炸尸案的一些新闻照片



蒙古女郎阿坦杜雅毁尸灭迹案是发生在2006年10月19日,晚上10点至10月20日凌晨1点之间。地点是在雪兰莪武吉拉惹(Mukim Bukit Raja)的森林地带。

(尘归尘,土归土,安息吧,阿坦都雅!冤案总有一天会沉冤得雪!)




警方过后在案发现场搜索‘证据’

案发半个月之后,即11月6日,在蒙古外交部及阿坦杜雅家属不断地揭发与追问下,马来西亚警方才被迫着手进行‘调查’。

其实,阿坦都雅遇害当晚,早有许多目击者,包括后来‘良心发现’的私家侦探峇拉苏巴马廉就曾目送她被警方人员拖上轿车绝尘而去。

峇拉目睹阿坦都雅被牛头马面牵走

2007年6月 19日,此案第一证人峇拉苏巴马廉供证说,共有二男一女的警员于2006年10月19日晚上时分,乘坐红色国产威拉轿车,扺达阿都拉萨家门后,即指着阿坦都雅问:“就是这个女人吗?”

“当时,我看见一名坐在前座的女警员下车,然后移坐到阿坦都雅旁边,原本坐在后座的男警员便坐到前座。至于一直与我交谈的男警员就坐在司机位,之后,他们开车离去。”

他说,阿坦都雅被帯走后,他即刻向阿都拉萨通报。后者只回应了一句:“OK!”

由于此案涉及多名高官及政府部门,甚至是现任首相纳吉夫妇在内,因此,它始终不能公平与顺利地进行司法审判。从2006年开审至2008年10月30日暂告一段落。之后有些被判刑者不服而提出上诉,直今还没完没了。

以下上载当年的一些新闻照片与大家见证历史

2006年11月6日,警员在进入案发现场的森林入口处围起警戒线,严禁公众进去。

2006年11月7日,警方派出逾20名警员进入森林区作深入调查

2006年11月8日,尸体被炸碎处,經过十多天之后,现场还弥漫尸臭味

这边秉公审案,那边马哈迪心脏病复发

命案开审时还相当公平地进行,因为时任首相阿都拉矢言,“案件必须公正地进行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法律的制裁!” 

阿都拉这番话听在马哈迪耳里如五雷轰顶,马上心脏病复发。因为,他扶植纳吉上台,然后再让他的儿子接位的美梦可能就此破碎。

2006年11月9日,前首相马哈迪心脏病复发进院。时任首相阿都拉探病受询时表示,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法律的制裁

“我丈夫又不是要做首相,為什麼要害他”


2006年11月16日,此案第一被告阿都拉萨的夫人在法庭内哭诉,“是特警杀死了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把我的丈夫也牵涉在内”?

她更耐人寻味地抛出一句,“我丈夫又不是要做首相,为什么要害他”?

断腸人在天涯
2006年11月17日,沙里布在树干上绑‘哈达’,希望女儿亡魂认路回家

同天,大批记者到现场采访阿坦杜雅的祭拜仪式

为了保护某些政治人物,不惜阻挠及破坏正常的司法程序

2007年6月4日,法官,主控官,律师,通通换!这是司法界史无前例,前所未间的事,但是,Malaysia Boleh“!

在短短7个月内,蒙古女郎炸尸案的热门话题除了围绕在案件是否隐藏更多案情外,被告更换律师,法庭更换法官,以及控方更换主控团的举动,令外界更加怀疑政府为了保护某些政治人物而不惜阻挠及破坏正常的司法程序。

2007年6月5日,总检察长阿都干尼表示,撤换主控官是确保各方都有‘公平的审讯’!?

我们的入境记录被移民局删除掉


2007年6月26日,命案第四证人乌琳都雅供证是申诉,2006年10月8日由北京入境马来西亚的记录被人删除。

她在法官面前激动地说,11月24日,她和阿坦都雅的父亲沙里布一同到机场想回蒙古时,移民局官员问她如何入境大马,是通过海路或是陆路过来。

“移民局的电脑记录没有我,阿坦都雅和美娜的入境资料,这些资料已经被删除掉!”

2007年6月29日,第六证人布玛向法庭提呈阿场都雅与高官同游法国的照片

2007年7月18日,法官与媒体重回命案现场

2008年10月30日,高庭宣判首被告阿都拉萨唆使谋杀阿坦都雅表面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人证物证,敌不过司法不公正 


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从阿坦都雅命案审讯过程中,很轻易地观察到我国司法的严重失败。它失败在政治的干预,它失败在向当权者屈膝!

时任首相是位弱势政府的首相,纵然是他获得人民的大力支持,但他在前首相马哈迪的压力下,不得不作出妥协,使马哈迪重用的总检察长阿都干尼为所欲为,撤换原本的整个检控队伍,导致案件朝向隐藏真凶,偏向‘替死鬼’审讯方向进行。

在强权与重金威迫下,虽然有人‘愿挨’,也有人‘愿打’!但是,它对司法尊严与社会公义造成多大的伤害呀!

16/12/2012
反应:

0 评论:

发表评论

 
Design by Free WordPress Themes | Bloggerized by Lasantha - Premium Blogger Themes | Affiliate Network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