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4日星期五

纳吉是蒙古女郎炸尸案元凶?


随着法国法院开启司法程序调查马法鲉鱼潜艇军购抽佣案,地毯商人迪巴进一步爆料,指控纳吉亲自卷入促使巴拉撤换法定宣誓书内容的风波,以及前私家侦探巴拉暗示纳吉曾与阿旦杜亚发生性关系,这起惨绝人寰炸尸案元凶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2006年10月19日晚上10点至10月20日凌晨1点之间,在雪兰莪武吉拉惹(Mukim Bukit Raja)的森林地带,发现年华28岁的貌美蒙古女郎阿坦杜雅惨遭被用C4 型的炸弹炸尸。

唯恐留下胎儿DNA,美女惨化污渍一潭  


这块毁尸灭迹的现场,是一片广阔的黄泥地,地势崎岖地形隐密。警方抵达案发现场,在逾8小时的搜索行动中,收集到40多块的头骨碎块、一条脊椎骨、头发、头皮和一些碎肉,部分更飞弹至离炸尸位置的30英尺外,可见炸药威力相当猛烈。炸尸的位置更留下一摊苍蝇围绕、发臭的黑色污渍。   

案发的草地并没有被大幅烧焦的痕迹,因此推断死者是被人以站立方式捆绑在树上,然后才系上炸药将尸首炸碎。罪犯炸尸时懂得将炸弹电线系在尸身4个部分,包括头、胸、臂及腿部,务求将尸体炸至稀烂彻底毁尸灭迹。由于手法极度残忍且十分纯熟,再加上罪犯使用的炸药竟是军警常用来开山辟路的C4炸药,不由得让警方怀疑是同僚所为。

据一名曾参与此案的律师表示,这份文件是本案第二被告西鲁所立下的告诫口供书。文件详细描述蒙古女郎阿坦杜雅曾经求饶,并表明本身已经有身孕,但是依然难逃被开枪杀死的厄运。它也记载阿坦杜雅的左脸先被开了一枪,接着被剥光衣服,然后其衣物全部被丢进一个黑色塑胶袋里。   
但是,由于她的手指还在抖动,又惨遭被补开一枪。之后,她的遗体被扛到树林里,她的双腿,腹部和头部全被绑上C4炸药,然后被炸碎。  

惨案疑与高官有关


蒙古女郎远赴马来西亚千里寻情夫,却落得骨肉横飞,死无全尸的下场。警方逮捕的嫌疑犯竟是马来西亚著名政治分析家和一名首席警长,两名特种部队成员。

杀人炸尸手法之残忍,嫌疑主犯与多位高官之密切关系,首席警长和特种队员的参与,使这个案件轰动马来西亚朝野和远方的蒙古国。

随着一些当年参与或涉及谋杀案的有关人士近来不断爆料,导致冤案真相逐渐清明。甚至演变成现任首相纳吉就是该惨案的元凶。

基于惨案元凶可能是名国家现任首相,在客观现实下,我国法律对此案件绝对不会给予公平审查。但是,令人纳闷的是,纳吉对最近有关他的‘流言’似乎默认了!?

阿都拉当政,惨案变权力斗争武器
 

案发当年,正值是前首相阿都拉趁赢得2004年大选大胜之机,极力摆脱马哈迪的阴影要做一个‘全民首相’,巩固势力之际。但是,他却遭到马哈迪拦路。老马要用纳吉来代替阿都拉。

2006年11月16日,巫统举行第60届全国代表大会进入辩论主席政策演辞阶段。该大会被形容为有史以来充斥煽动性种族与宗教主义言论的大会。

巫青团长希山慕丁第二度高举及亲吻马来短剑;参与辩论的代表挑战非马来人的公民权,并不惜誓言召唤513事件,以浴血和暴力语言警告非马来人勿挑战回教与土著权利。

正值此时,却传来在雪兰莪武吉拉惹的森林地带发现可疑凶杀案,初步怀疑,遇害者可能是失踪不久的蒙古女郎阿坦杜雅。

由于是阿都拉当政,警方以比较专业的精神及公正的程序来处理及调查这起命案。警方在深入查案后发现,时任副首相兼国防部长的纳吉是该案的主谋。

这一发现对阿都拉非常有用,因为当时前首相马哈迪正在步步进迫,要他交权给纳吉。于是,阿都拉便以此作为政治筹码。一方面,他重新开始部署壮大本身的势力。另一方面,他筹划如何利用纳吉涉及炸尸案资料转化成政治资源。

毕竟,阿都拉只不过是个行政官僚,如何斗得过比他老奸巨滑得多的马哈迪呢?结果,那颗从天掉下的导弹,又被老马清缴过去。

迪巴爆料,印证纳吉是真凶


2012年12月14日,地毯商人迪巴爆料时揭露,“纳吉亲身参与这起事件,其目的并非如许多人所想般单纯要撤换巴拉的宣誓书,而是要防止巫统党内另一股敌对势力接下来的可能行动。

巫统党内另一派不想纳吉当首相的势力,他们有自己的利益,他们已经准备好,其中一人将会出来立下一份法定宣誓书(注:并非巴拉的宣誓书),以说出是谁指使他干下这个冷血的行动,这个指使者的阶级很高。”
迪巴指称,在巴拉立下第一份法定宣誓书,揭露纳吉与蒙古女郎阿旦杜亚的关系后,他就在当晚接获首相夫人罗斯玛的来电,要求他设法解决问题。

他说,由于他要求会见巴拉遭拒,因此回电罗斯玛告知问题不容易解决,结果罗斯玛要求他上门会见纳吉。 “我告诉拿汀(罗斯玛),此事不容易解决。她就要求我到她家里见其丈夫,让拿督斯里(纳吉)决定怎样。”

当晚(2008年7月3日),他大约8点抵达首相官邸后,向纳吉汇报了情况。 “我告诉拿督斯里这个情况,这个人不要跟我们会面,并说他已经立下了一份真实的宣誓书,而他不要跟我会面,我也不知道要如何解决这件事。”
“首先,他(纳吉)打给一名律师,然后他打给他的弟弟,也是律师来的。讨论过后,他(纳吉)要求我设法去见他(巴拉),设法让他答应取消他的宣誓书。我打给巴拉,我们在电话上讨论。”

“巴拉说,如果要他撤回宣誓书的话,他就要见拿督斯里或拿汀斯里。” 迪巴续称,由于巴拉坚持要见纳吉夫妇,他只好告诉纳吉如此难处。

他说,此时刚好罗斯玛就在后面的房间,闻言后就建议由纳吉的胞弟纳兹因会见巴拉,而这项建议获得巴拉的同意。

根据迪巴所称,他首先联同一名亲戚及一名前警官苏列斯(Suresh)会见巴拉,以洽谈酬劳金额等事情,但双方谈不拢,最终才由纳兹因出马。

他称,双方当时在购物广场The Curve会见,纳兹因甚至还偕同怀孕的妻子出来。在会谈中,巴拉向纳兹因要求一笔钱,获得保护及离开大马,作为撤换宣誓书的代价。 “他(纳兹因)也答应啦,但他说‘你必须换那份宣誓书’。

纳兹因过后打电话,跟他的哥哥(纳吉)讨论要由谁来准备(新的)宣誓书。”

纳兹因

“拿督斯里纳吉选了一名律师父子(名字被《哈拉卡》消音)来准备文件,过后我们去吉隆坡希尔顿酒店。我开了一间房给巴拉,而律师则在准备宣誓书。所有人就一起讨论,要把什么东西放进宣誓书内等等。”

迪巴恫言若纳吉秋后算账,他将公布所有证据

2012年12月13日,地毯商人迪巴直指是首相纳吉胞弟纳兹因,付款收买前私家侦探巴拉立下第二份法定宣誓书,推翻其第一份指控纳吉与阿旦杜亚关系特殊的宣誓书。他并称,已经准备好,若自己发生任何不测,将把一切证据公诸于世。

巴拉

巴拉是前政治部警员,他在2008年7月3日发表第一份宣誓书,宣称从炸尸案死者阿旦杜亚和第三被告阿都拉萨口中得知,纳吉曾与阿旦杜亚发生性关系,以及阿旦杜亚是马来西亚与法国潜水艇交易的中间人,曾索取50万美元的佣金。

唯巴拉却在隔日发布第二份宣誓书,改口撤销第一份宣誓书中牵扯纳吉的7个段落,并流亡到印度。

迪巴宣称,他的生意备受干扰,合约被取消,展延,政府机构彻查其公司,有人也打电话和发短讯骚扰他,令人担心人身安全受威胁。

 “我只是个商人。如果你不干扰我,我不会干扰你。” 迪巴警告,若这些骚扰再不停止,将揭露更多证据。

他并称,已经准备好,若自己有任何不测,将指示律师公开藏在海外的证据。 他称,有人已经对他做出各种威胁,令他深感恐惧,因此决定挺身反击。

勿怕‘有权势的一对’,迪巴强调他‘没有别有机心’,并要求执法单位调查其指控,以向全世界证明,在马来西亚不管男的或女的有多大权力,一旦做错任何事情,就不能一走了之。

不惜人头落地,指证纳吉夫妇是杀人真凶

随着阿坦杜亚炸尸案两位重要涉及者不惜人头落地,兼持正义挺身指证纳吉夫妇是杀人真凶。为了要遮掩真相,不惜付出重金来收买证人,甚至修改宣誓书,实在罪该万死!

在国阵政府的法庭里,如果要翻案公平审判是件不可能的事。阿坦都雅险魂要得到安息,教她等到改朝换代再申冤吧!

14/12/2012
反应:

3 评论:

匿名 说...

那鸡不是真凶,是他那肥婆

匿名 说...

唉 没眼看o(-"-)o

匿名 说...

那个肥婆怎样杀??

发表评论

 
Design by Free WordPress Themes | Bloggerized by Lasantha - Premium Blogger Themes | Affiliate Network Reviews